眼镜走开后,南方人对老王说:“老伯,麻烦你陪我一起去,反正你没事,帮人帮到底么!崩贤跛:“行,闲也是闲着!

他两人没走几步,就到了红楼跟前,一眼能看到一单元的门牌。当两人走到楼门口时,从楼梯下来了一个人,有三十多岁,肩膀挎了一个包。

南方人说:“小伙子,李全友是不是住在这里?”小伙子操本地口音说:“李全友是我局长,局长昨天去西安了,家里没有人,他岳父住院了,你有啥事跟我说,我是水利局办…

阅读(4) 评论(0) 推荐(0)

老王和老张住隔壁,是几十年的老邻居。退休没事,串串门,磨磨牙,古今中外的胡谝。有一天,隔壁老王来串门,碰见老张正在捣鼓一堆外币。

老王吃惊地说:“好家伙发财了!哪来这么多美元?”老张说:“不是美元,是秘鲁币,儿子单位发的工资!

老王说:“值老钱了吧!”

老张说:“不值钱,人民币和秘鲁币兑换汇率是1:3!

老张算说算整理,准备收拾起来。老王抢来一张仔细看了看,外币上有个外国人头,…

阅读(4) 评论(0) 推荐(1)

向岛走了,走的那么匆忙。留下了百万巨著,也留下了千万遗憾。

2007年步入文坛时,向岛已经年近半百,先后发表中短篇小说30多部,随笔10多万字,三部长篇小说《沉浮》《抛锚》及《佯狂》,十二年累计创作百万余字。

《佯狂》是向岛留下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,文学评论家雷达说,向岛有雄心,也有苦心,他要为这个大转型的时代“立此存照”。文学评论家阿探说,《佯狂》尽扫陕西文学接续之乏力与低迷。

向岛姓…

阅读(4) 评论(0) 推荐(2)

计划经济粮食凭票供应,人人要吃粮,都想吃细粮,粮食部门是红火单位。改革开放相当一段时间,粮食迟迟不能放开,说明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仍然是头等大事。作为一名副业工,有机会在粮食部门工作,比文化馆有社会地位。吃粮不存在问题,有广泛的社会关系。

几年后,全国工作的重点放在经济建设上,宣传没有那么重要,师三人被安排干外调工作。所谓外调相当运输大队,粮食来源是政府计划好的,他想办法把粮食运回来。粮食部门没…

阅读(6) 评论(0) 推荐(2)

演员梦破灭后,师三人依然没有放弃梦想。哪里才是出路他很迷茫。在生产队他“扬场使的左右掀,吆车不怕转弯弯”,混成了庄稼汉把式。工余饭后,画画写字,看书学习。当时流行一句话:学好数理化,不如有个好爸爸。学好音体美,不搬胳膊不搬腿。艺多不压人,学习总没错。几年下来,古今中外,上下五千年,新老旧书几乎翻了个遍。能找到的中外名画书法,几乎都临摹了一遍。有人讽刺说,学富五车,汗牛充栋,在农业社打:蟀虢,也太…

阅读(5) 评论(0) 推荐(1)